霜雪满头,也算白首。

【剑网三】【双毒】暮山遮(上)

该还的债,总是要还的,还不能过年。
新年复健第一发。
不要吐槽我取名字的能力(;´д`)

暮山遮(上)

    苗疆节日总是很热闹。火光常常伴随着欢声笑语,在山林这片幕上或明或暗。湖边也常是有人的,燃起的篝火不仅映红了周围人的面庞,甚至映在幽幽湖面,与此夜月光相溶。
    笛声也显得热闹非常。此来苗疆的汉家客人,许是会想起汉地每逢上元的灯火辉煌;远道而来的塞外客人,是否会觉得这笛声外是筚篥、铃声与酒的交织?欢晏总是暂时的,若不去享受,反而让它苍白失色了。
    黎芜睁开眼睛,歌声、脚步声、篝火...

一个简单粗暴的声明

因官方证实霖溪(司空千阳的妻子)这个角色的存在(见2016年8月18日更新公告),再萌阳月这对骨科那我就算了雷死我自己不偿命了。所以手头的《电抹》不会再写了。
其余阳月相关我不会删除。
萌了一年多的CP。高考前甚至不计代价放飞自我。结果因为这个又当又立的官方,感觉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多不断推生活等级和拼命做人物传的努力付诸东流。感谢每一个看过我文章的小伙伴,那是一个曾经感叹圈子太冷所以拼命割腿肉的自己。
很值得纪念,回过头来又很可笑。
爬墙就爬墙还这么矫情的原因只是纯粹希望官方爆炸(手黄再.jpg)

【阳月】电抹(04)

自作多情伤透我心
04写完辣 最后那段对话我揣摩了好久
下章可以开车了_(:△」∠)_

04
      来看比赛的人不算多,场面远不如电影里那样热烈。司空望月套着兜帽,宽大帽檐下阴影模糊他表情,他戴着耳机,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落在赛道上拿着对讲机的人身上。
      长时间维持同一个姿势站着,身体不自觉僵硬起来。他左右随意走了几步。看着赛道上的人纷纷离开,司空望月取下自己耳机。
      比赛晚八点准时开始。广阔天幕垂落星子几许,高悬明月朗照,倒...

【阳月】电抹(03)

第一次开车(?)
po主对赛车所有知识都来自Initial D 基本上属于瞎掰 考据党轻拍可好 ooc兼傻白甜预警 谨慎食用

03
      想要熟悉陌生赛道需要花不少心血,接踵而至的是不停调试,然后又必须用车反复去揣摩赛道心思,常常要通宵达旦。司空望月的眼皮困得直打架,午间有课没办法睡,尽管在飞机小憩一会儿,但晚睡早起给他带来的倦意是没办法用短暂睡眠弥补的。
      司空千阳同技术人员交涉,眼神却没离开哈欠连天的弟弟。拿到赛道资料时车就已经进行初步调试,但精确调整是建立在实践之上的。
 ...

【阳月】电抹(01-02)

天谕 司空千阳x司空望月 现代AU
是Initial D刺激了我的脑洞。还有我的病友。
私设有。傻白甜兼ooc。

电抹 01
      "我知道你没有睡。"
      司空千阳把钥匙串轻轻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床上背对着自己的人。室内昏暗,刚刚进来的司空千阳只能分辨出他身上薄被勾勒的身形,以及他散落在浅色枕头上的头发。
      "我看见你了,月。"
      司...

从人物传到主线剧情的阶段整理。

“望月,记住,我等你。”

【阳月】四时令(冬)

一篇很素又很俗的生贺。

四时令 冬
      狐地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寒冷。青麟木上也落了雪,平时狰狞暗沉的枝叶都被这雪给藏起来了,不过偶尔露出獠牙。因神器归位,如今的青麟木状况稳定许多,净化、固化青麟木结界也容易不少。
      不过今年的雪下得格外的大,往青麟木外望去,白雪皑皑,竟有种让人身处玉木的错觉。司空望月想起离开狐地寻找修补青帝神器材料时的岁月,不再浑浑噩噩的他清醒地认识到,那个时候的他是狐族唯一的希望。一旦清醒,就难逃清醒之后的痛苦、无助甚至是愤怒。站在这青麟木前,还是不可避免地恍惚...

【阳月】四时令 秋

高考后的成功复健。依旧自断后路。
以及专注拉灯三十年。

四时令 秋
      最适合沁枫别院的季节自然是秋季。每当夕晖落在丹枫掩映间的时候,恍如一切都被这红色给模糊了。红叶反倒失去了些许原来的鲜艳,被交织着雾气的夕照模糊了不少。沁枫别院地势略高,临山而建,山有秀木,旁有大泽,日落熔金,可往别院内看去,却是不输南地苏澜的精致秀丽的格局。
      无外乎此地负有盛名。
      只是来这沁枫别院怎能无酒?不说温泉美酒总相宜,便是这深秋露重,饮几杯驱...

【阳月】四时令(春夏)

高考完了 写一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ooc有 私设有 本章没车

      “哥哥之前来过苏澜吗?”
      待船渐渐靠岸,司空望月看向他的兄长。他仍记得星纪城的那个夜晚,记得那里的桃花正好,不过看桃花确实应该到苏澜走一遭才是。
      夜间的桃林并没有日间那么热闹,在这月色下,索性桃花也没有了日间的热烈,可灼华不减几分,反倒多了几分柔美。桃花林旁的河水在夜色的掩映下穿过花瓣的缝隙,水声也随之泛开传来。
    ...

非鱼(片段一)

13年的坑了。准备重修。就断下后路(。)

      于江湖看着桌上的琉璃如意,任凭热气腾腾的茶凉掉,袅袅的茶香弥散在空气里。直到那如豆灯光剧烈地跳跃了一下,才惊觉淮安已经入夜。
  街道冷清不少。只是在那些灯火映照下,却没有夜间乡镇的宁静,仍旧像白日里一般颇有生气。客栈所处地段仍算繁华,随着夜风传来的,是隔不了多远的属于淮安这座城独有的
热闹。举目望去,正是万家灯火。
  于江湖踱到窗前,注视着淮安城。纵横交错的河网上有来往的船只,而依河之畔的大多是那些活色生香的地方,也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馆外无昼,馆内无夜的烟云馆。
  无数人任烟云蔽眼,也不愿...

1 / 4

© BorrowJuice | Powered by LOFTER